导航菜单

体操世锦赛中国零金收场,强项优势不再、难度落后在起跑线

2019年体操世锦赛于昨晚在德国斯图加特落下帷幕,中国体操队在最后一天的单项决赛中,在女子平衡木项目上收获1银1铜,以3银2铜的成绩结束了本届赛事。作为2020年奥运会的前哨站,没有金牌入账的中国体操队在东京的前景变得扑朔迷离。

或许在中国体操队出征斯图加特之前,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队伍在金牌榜上的数字为零。尽管男队的核心成员肖若腾受到伤势的影响,并不处于自己的最佳竞技状态,女队中的唐茜靖、祁琦和李诗佳三位小将都是第一次参加世界大赛,但在男子团体、男子鞍马、男子双杠以及女子平衡木等项目上,中国体操队都有冲金的可能性,但遗憾的是,因为自身在预赛以及决赛中的失误,让中国体操队最终与金牌失之交臂。

相比于金牌挂零的尴尬,在本届体操世锦赛上,中国体操队在传统优势项目上的失守更让外界对他们的明年的东京奥运会前景一致唱衰。吊环和鞍马曾是中国体操男队引以为豪的项目,但是本届世锦赛上中国队仅有邹敬园一人进入鞍马决赛,并且只拿到了第四名,吊环项目更是继去年世锦赛之后,连续第二年无人进入到决赛。

人才上的断档,让中国男队在过往的两个优势项目上与世界整体水平相去甚远,去年世锦赛上肖若腾在鞍马项目上的夺冠曾经让外界看到了复苏的迹象,但身为上届冠军的他却在预赛中出现失误,甚至都没有出现在决赛的赛场上,“还是跟别人有差距。鞍马这个项目,前三名的选手难度都很大,而且他们也已经参加了两个奥运会周期的比赛,我希望自己能够把全能弄得更好,双杠更稳一些,在鞍马上可能不会继续下功夫了。”获得世锦赛鞍马第四名的邹敬园说道,他的一席话道出了中国体操队在本届世锦赛面临的另一个困难,在完成分尚能与对手匹敌甚至领先的情况下,中国体操队整体在各个单项上的难度分已经落后世界整体水平一个身位,这一点在女子高低杠项目上显得尤为明显。

高低杠是中国女子体操队“发家”的项目,从上世纪80年代的马燕红,到90年代的陆莉、毕文静,再到人们熟悉的何可欣、范忆琳,中国女子体操队曾经在2013-2017年完成过女子高低杠项目世锦赛四连冠的成就,直到去年世锦赛上比利时名将德维尔的横空出世打破了中国队在这一项目上的垄断。在本届世锦赛上,无论是团体赛还是单项赛,中国女队在高低杠项目上的实力都不能同日而语。在团体赛上,中国女队三人的最高难度分叠加为17.9分,但美国和俄罗斯的最高难度分叠加可达到18.7分,光在难度分上就落后对手0.8分,这在分差极小的体操项目上已经属于很大的差距。在单项赛上,团体赛中在高低杠项目上出现掉杠失误的刘婷婷完成了成套动作,最终获得第七名,“团体赛中我失败了,我必须主动担责。失败了没关系,后来教练帮我找原因、找感觉。还是有一些问题,有个连接动作没有连上。”

以往中国体操女队在高低杠项目上的领先地位很大程度上建立在难度领跑世界以及动作编排的新颖方面,但随着国际体操联合会愈发鼓励空翻连接以及换杠动作的多样化,擅长杠上动作的中国女队似乎在难度和编排方面遇到了困境,靠完成分弥补难度分显得难上加难。近两届世锦赛,中国女队着重为东京奥运会团体“4-3-3”的赛制考察人选,在一定程度上对单项选手有所取舍,这也导致了东京奥运会高低档单项资格积分榜上的前两位吕嘉琦和范忆琳都没有参加到本届世锦赛的争夺,考虑到中国体操队在赛事中遭遇到成绩上的“寒冬”,或许将左右队伍在选拔东京奥运会参赛人选时的思路。

尽管战绩不佳,但中国体操队在本届世锦赛上并非一无所获,尤其是女队中首次亮相世界大赛的“三朵小花”唐茜靖、祁琦和李诗佳在各自的单项上均有不俗的表现。临时顶替刘婷婷参加女子全能决赛的唐茜靖,凭借自己出色的发挥,收获了一枚银牌,追平了江钰源在2010年鹿特丹世锦赛创下的中国体操女队全能最好成绩。值得一提的是,自资格赛平衡木失误后,唐茜靖在团体决赛和全能决赛共做了七个单项成套,每一套动作都是完美发挥,能够在首秀出师不利的情况下及时调整,只有16岁的她可谓大将风范十足。

此外,祁琦在跳马决赛中则顺利完成了两跳并夺得第五名,这也是自2007年世锦赛程菲夺冠之后,中国女队在跳马单项决赛中获得的最好成绩,李诗佳则获得了平衡木项目的铜牌,“我们的团体和全能都有夺金的实力,比赛中有失败有成功,但是有实力没有拿到金牌还是会让人心情郁闷,希望在接下来半年的时间里多一些细节的打磨,包括扣分点的处理,抗压能力的增强等,把高光时刻留给东京!”原奥运冠军,中国男子体操名将杨威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写道。

上一篇:27日竞彩赔率解读:瓦朗谢纳首选平局

下一篇:竞彩篮球周六303:热火再胜晋级